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乱伦小说 > 正文

淫乱秘史(续13-14)

作者:admin人气:1793来源:

作者:myname11223344 字数:5681 :thread-8962032-1-1.



之前的帖子因为第十二章不符合版规,被删除了。现在重发一贴,已删除了 第12章。

13

这天沈悦到陆婷婷家做作业,不一会,吴刚就开门进来,刚想抱起陆婷婷亲 热,见到旁边坐着一个和婷婷不相上下的美少女,只能规矩起来。

通过介绍,沈悦知道这个男人是陆婷婷的叔叔,叫吴刚,但是沈悦不知道婷 婷早和妈妈陆华和吴刚吴亮两兄弟一起操穴了。陆婷婷看着吴刚两眼放光,自是 知道他的心思,笑道:「悦悦,你等一下,我帮大叔去厨房准备一下晚饭。」

吴刚和陆婷婷来到厨房,吴刚迫不及待地抓着婷婷的手往自己裤裆递,婷婷 顺势隔着裤子摸着吴刚的鸡巴。婷婷感觉到吴刚的鸡巴越来越硬,脸上的媚意也 是越来越浓,笑道:「我同学还在外面,大叔你好大胆。」吴刚道:「来帮大叔 解解火,你的同学不会知道的,她在认真学习呢。」笑着拉开裤链,把已经半硬 的大鸡巴掏了出来。

陆婷婷看着吴刚的鸡巴慢慢勃起往上翘,也兴奋起来,笑着道:「尽是侍候 你。」说着蹲了下来,将吴刚的鸡巴含进嘴里。

吴刚轻抚着陆婷婷的头发,感觉到婷婷的嘴里又湿又热,而且舌头还不住地 刺激着自己的龟头,不禁舒服得低声呻吟起来:「好婷婷,大叔的鸡巴好舒服。」

沈悦在厅里听到厨房里发出了呻吟声,不禁奇怪,于是轻手轻脚地走到厨房 门口,往里一看,只见婷婷正跪在地上给吴刚口交。吴刚双手抱着婷婷的头,轻 轻地用大鸡巴在婷婷口中抽插着,婷婷含着吴刚的鸡巴,一手撑在地上,一手伸 到校裙底,揉了起来。

沈悦心道:「想不到婷婷在学校和同学老师一起操穴,和家里人也操到一起 了。」只见婷婷不时将吴刚的鸡巴吐出来,用舌头舔吴刚鸡巴的马眼,然后又放 回嘴里吸允起来。舒服得吴刚闭着眼不住呻吟。沈悦看着他们两个,也兴奋起来, 倚在厨房门边隔着衣服摸着自己的乳房,一手伸到自己的内裤里揉了起来。

陆婷婷眼角扫到沈悦正站在门边一边自慰一边看着自己给吴刚口交,更加兴 起,大声的吸允起吴刚的鸡巴,看得沈悦淫水直流,忍不住咬着自己的校服衬衫 衣领,忍住不叫出声来。

正当沈悦快意非凡的时候,忽然听到陆婷婷道:「悦悦,要不要尝尝我大叔 的鸡巴,真是又粗又大呢。」

吴刚听到,也张开眼往厨房门口看去,这时只见沈悦校裙往上翻着,一手伸 到自己内裤里,校服衬衫开着怀,另一只手正伸到自己乳罩里揉着自己的乳房。

沈悦见自己衣衫不整的丑态被看到了,满脸通红,陆婷婷一手撸着吴刚的大 鸡巴,对着沈悦笑道:「悦悦,不用不好意思,我们不是也经常在学校一起和同 学老师操穴么?我妈和我经常和大叔二叔一起操穴,而且江老师也试过说很棒呢。」

沈悦看着吴刚的大鸡巴,也不矜持,道:「那让我也尝尝大叔的鸡巴。」说 着也跪到陆婷婷旁边,撸了一下吴刚满是婷婷口水的大鸡巴,笑道:「大叔的鸡 巴真是又粗又长啊。」说完将吴刚的鸡巴含进嘴里。

吴刚舒服道:「小悦的嘴巴好舒服啊。」

陆婷婷拿过一把椅子,然后将吴刚的裤子脱掉,让他一只脚踏在椅子上,这 样吴刚就胯下大开了。

沈悦含着吴刚的大鸡巴,陆婷婷则伸头含着吴刚的卵蛋。吴刚见两个美少女 一起含着自己的鸡巴,不一会只觉得快感来临,忍不住将精液射到沈悦嘴里。沈 悦将吴刚的精液都吞到肚里才将鸡巴吐出来,笑道:「大叔的鸡巴真有劲,在我 嘴里射了好多精液啊。」

吴刚笑道:「好侄女,这是大叔给你的见面礼。」

沈悦笑着拍了一下吴刚的鸡巴,道:「大叔真坏。」

这时,陆婷婷的妈妈陆华回到家里,进到厨房一看,只见吴刚没穿裤子,鸡 巴湿湿软软的,显然刚射过精。陆婷婷和沈悦则坐在地上有说有笑。

沈悦见到陆华,笑道:「阿姨好。」

陆华见到地上的沈悦上衣还敞开着怀,嘴角还留着精液,心里就对刚刚发生 的事一目了然了,笑道:「好了,大家都到房间玩吧,都挤在厨房干嘛?」

众人来到陆华的睡房,吴刚笑道:「一次要应付三个美女,这回可要累死我 了。」陆华笑道:「不会让你累着的。」说完俯下身去含着吴刚的鸡巴,吸允起 来。婷婷在一旁笑道:「来,悦悦,我们把衣服脱了吧。」沈悦道了声好,两人 就脱光了身上的校服。

不一会,陆华感到吴刚的鸡巴在嘴里越发坚硬了,吐出来笑道:「来,婷婷, 悦悦,你们趴在床上,撅起屁股。大弟,悦悦是客人,你先操她吧。」

吴刚依言走到沈悦身后,伸手到沈悦胯下摸了一把,笑道:「悦悦好骚啊, 穴里都是水。」

沈悦摇了摇屁股,笑道:「来,大叔,我要鸡巴。」吴刚于是慢慢将鸡巴捅 进沈悦的穴里抽插起来,舒服得沈悦呻吟起来。

旁边的婷婷看到沈悦这么兴奋,也感到高兴。这时陆华也已脱光了衣服,将 双头橡胶棒插到自己早已湿透的穴中。婷婷看到,笑道:「妈妈又要用橡胶棒操 我了。」

陆华挺着腰将橡胶棒捅进自己女儿陆婷婷的穴里,开始抽插起来,还一边和 吴刚打趣起来:「大弟,看看我们谁能先让婷婷和悦悦射精。」

吴刚笑道:「好啊,谁怕谁。」于是两人卖力地扭着腰,操得婷婷和悦悦不 住呻吟,一会婷婷叫到:「妈妈,用力操,操死我了,舒服死了。」一边沈悦道: 「大叔,使劲捅,大叔的鸡巴真是粗。」

由于吴刚射完精不久,耐力悠长,过了一会就把沈悦操出高潮了。陆华在旁 边笑道:「还是大弟厉害,悦悦这么快就高潮了。」

沈悦喘着气道:「大叔好手段,大鸡巴真粗,舒服死我了。」说完翻身躺在 地毯上休息。

吴刚则躺在床上,笑道:「来,婷婷,坐到大叔的鸡巴上。」婷婷看着吴刚 依然坚挺的大鸡巴一柱擎天,扶着吴刚的鸡巴慢慢坐了下去。

陆华则躺到沈悦身边,抓着沈悦两个发育良好的小乳房揉了起来,将舌头伸 进沈悦的嘴里吻了起来。

两人互相摸玩了一阵,陆华在沈悦耳边道:「江老师告诉我你的屁眼最近开 苞了呢,能不能让阿姨试试。」

沈悦满脸通红,想到当时江晓萍老师抱着沈悦,爸爸沈镇南和弟弟沈飞在后 面轮流操自己的屁眼,刚开始还有点痛,但是后来那种屁眼酸麻的感觉让沈悦着 迷,最后两父子在她屁眼里射精,更让沈悦连续高潮了两次,江晓萍还打趣道, 这高潮的淫水都能洗澡了。

沈悦想到这,笑道:「陆阿姨,干脆我做你干女儿的了,我也想试试你的大 鸡巴呢。」说完还伸手抓着陆华的橡胶棒往陆华穴里捅了两下。

陆华笑着打了沈悦一下,道:「来,悦悦,坐到干妈怀里来。」只见陆华坐 在地毯上,对着沈悦张开双手,张开的胯下高高翘起的黑橡胶鸡巴因为陆婷婷的 淫水而越发乌黑发亮了。沈悦笑着转过身,两手掰开两片屁股蛋子,张开自己的 屁眼,慢慢地往陆华的假阴茎坐了下去。当橡胶棒的头进入到沈悦屁股时,陆华 恶作剧般的两手按着沈悦的肩膀,屁股往前一顶,将橡胶棒齐根顶到沈悦的屁眼 里,抽插起来,沈悦轻哼一声,呻吟道:「干妈太坏了,啊,干妈的鸡巴真厉害, 又快又有力,操得我好爽。」

这边陆婷婷坐在吴刚身上,屁股不住地忘情扭动。吴刚则双手抓着陆婷婷的 乳房,配合着婷婷的扭动,将鸡巴死命往婷婷穴里捅。不一会,吴刚就在婷婷穴 里射精了。

婷婷喘道:「大叔在我穴里射精了,好烫啊,真舒服。」不久,陆华和沈悦 也双双高潮了。

四人裸着躺在床上聊天,沈悦才知道原来吴刚吴亮不是婷婷的亲叔叔,只是 吴刚是陆华工作的进出口公司的上司,而且江晓萍老师也经常来婷婷家里和吴刚 吴亮操穴。

陆婷婷道:「下次也让你见见二叔吴亮,他的鸡巴比你大叔还要大一些呢。」

陆华道:「下次把你妈妈高志欣也带过来一起玩吧。」

沈悦点头道好。婷婷在旁边笑着说:「妈,你连悦悦的妈都想操呀?」

沈悦道:「干妈的鸡巴的确是厉害,刚才我都快上天。这是我第一次和女人 操穴呢,还是和这么漂亮的干妈。」

吴刚在旁边揉着沈悦的乳房笑道:「想不到悦悦也是一家乱伦操穴呢,我和 二弟吴亮也经常操我们的妹妹吴敏。」

陆华笑道:「诶哟,好弟弟原来连自己妹子也不放过呢。」

沈悦道:「大叔,干妈,我的表嫂赵颖也在你那进出口公司工作呢,不知道 你们认识不?」

吴刚和陆华对望了一下,笑了起来:「原来都是认识的,我们早就和赵颖和 她丈夫高原一起操穴了。」

沈悦笑道:「高原可是我表哥呢,他是校长高志远的儿子,他也经常操我和 妈妈呢。」

高志欣心道:这不知不觉被两父子操过了,什么时候同时和他们两个操穴才 刺激。

四人一边聊着淫话,一边吃了晚饭,各自散去不提。

14

高志欣今年41岁,是外经委的局长。别看高志欣40岁还有两个孩子,但 是身体保养一点都没拉下,看起来也就30多岁,可谓风韵犹存,而且丰满的胸 部和翘臀让人看了就起性。

这天高志欣正在办公,走神想到了上次周末在高洁家中人狗大战的快事,想 到那大狼狗又粗又长,抽插有劲的大鸡巴,不禁穴里流出淫水来。

等高志欣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的内裤已经被淫水浸湿了一大片,不禁脸红自 己的失态,想从挎包里拿片卫生巾让自己的下面保持干爽,不经意间却从包里拿 出一团内裤。

这是高志欣昨天穿过的黑色蕾丝内裤,而且上面正散发着一股精液的骚味。 高志欣笑着想起了昨天自己快下班时儿子沈飞跑到自己办公室调皮,说很久没和 妈妈在办公室操穴了。

高志欣看了眼办公室的门,确认是锁上后,慢慢敞开自己的衬衫,露出里面 的乳罩,想着昨天在儿子面前做着同样的事。一番甜言蜜语好不容易才劝服这小 祖宗放弃在办公室操自己穴的念头,可是儿子却一定要在自己办公室里射精,还 把裤子脱掉,把大鸡巴露了出来。高志欣看着这高高翘起的大鸡巴,儿子沈飞已 经高二了,但是自己穿着高跟鞋依然比他高上一点,不禁笑着伸手抱着沈飞的腰, 低头将舌头伸进儿子沈飞嘴里,另一只手轻轻的撸着沈飞的大鸡巴。

想到这,高志欣张开了手中的内裤,将内侧翻开,看着上面的精液痕迹,忍 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起来。昨天高志欣为了让儿子快点射精,提起自己的裙子把内 裤脱了下来,对着儿子笑道:「看,这是妈妈刚脱下来的新鲜内裤。」沈飞看着 妈妈的蕾丝内裤,鸡巴不禁又向上翘了一下。高志欣笑着将内裤套在儿子沈飞的 鸡巴上,让沈飞吃惊的是,高志欣蹲下将儿子的鸡巴连着自己的内裤含进嘴里, 沈飞很快被这新的刺激征服了,很快将精液射到高志欣的嘴里……

高志欣回忆到这,不禁穴里又涌出一滩淫水,穴里越来越热了。高志欣站起 来,掀起自己的短裙,露出内裤,让办公桌的方角顶着自己的骚穴,慢慢地扭着 腰。

高志欣已经完全沉醉在自慰之中,一手撑开自己昨天的内裤,伸出舌头舔着 儿子射在上面的精液,另一只手翻起自己的胸罩,轻轻地揉着自己的乳头;高志 欣的短裙也翻到了腰部,露出了内裤,让桌子的方角刺激着自己的阴蒂……

终于泄身了,高志欣瘫坐在真皮椅上,身体虽然疲累,但是心中的欲火却还 没退去。想到最近女儿沈悦放学后经常到同学陆婷婷家里和婷婷的两个叔叔操穴, 而且陆婷婷的妈妈陆华还经常穿着假阳具操她。高志欣想到一个大胆的主意……

--------------------------------------------------------------------------------

江晓萍的办公室充满了呻吟声,屋内五人都是赤身裸体。陆婷婷正跨坐在沈 飞身上,两人吻着,下身紧紧地贴在一起;另一边江晓萍正含着赵健的鸡巴,屁 股一耸一耸地迎合着宋小易从身后的抽插……

沈悦和江晓萍接到高志欣的电话时都吃了一惊,高志欣想去会会陆婷婷一家。 她们把高志欣的意思告诉了陆婷婷,陆婷婷当然也是同意。她们商量了一下,放 学后由江晓萍和陆婷婷拖着沈飞,宋小易和赵健,而沈悦则带着妈妈高志欣去陆 婷婷家。江晓萍把计划告诉高志欣,高志欣听到后当然没有异议,还笑着答应以 后会好好报答江晓萍。

沈悦和高志欣到达了陆婷婷的家里。由于之前家长会的关系,高志欣和陆华 见过几次,大家心里都对对方的美貌吃惊,更想不到大家都喜欢操穴的乐趣。

吴刚吴亮两兄弟也在,看着美艳和陆华不相上下的高志欣,真不敢相信还有 女人在40岁时还能保养得这么好,坚挺丰满的胸部,浑圆的翘臀,脸上一点都 看不出岁月的痕迹。

大家互相介绍了一下,高志欣从沈悦那知道陆华还和自己的侄子高原一起操 穴,笑着道:「原来大家都是一家人。」

沈悦笑道:「那大家还等什么?来吧,大叔二叔。」说着,拉开吴刚吴亮的 裤链,把手伸了进去,揉着两兄弟的鸡巴。

高志欣也不为女儿的行为吃惊,和陆华双视而笑,脱光了身上的衣服。这时 沈悦掏出吴刚吴亮的鸡巴,这边含一下,那边撸一下,很快两兄弟的鸡巴就硬起 来了。沈悦对着妈妈高志欣笑道:「妈,你看,大叔二叔的鸡巴真是又粗又大啊。」

高志欣笑道:「那我们开始吧,来,大弟二弟,让大姐看看你们的鸡巴。」 高志欣对自己这么自来熟感到惊讶,和吴刚吴亮才认识不久,就称呼起姐弟来, 不过看着两兄弟的大鸡巴,自己的穴里的水确实慢慢流了出来。

吴刚吴亮也把衣服脱光,笑道:「大姐身材真好。」只见吴亮坐在茶几上, 粗大的鸡巴向上翘起,仿佛在向高志欣打招呼。高志欣笑到:「二弟好大的鸡巴。」 说着低下头去和这个刚认识还不够一小时的弟弟吻了起来,还一边撸着吴亮的鸡 巴。两人吻了一会,高志欣媚笑着张开嘴,让口水流到吴亮的鸡巴上,然后直起 身,张开双腿,扶着吴亮的鸡巴慢慢地坐了下去。高志欣的骚穴将吴亮的鸡巴全 根吞进穴里,感觉都顶到子宫口了,呻吟道:「弟弟好大的鸡巴。」吴亮笑道: 「大姐,好戏很在后头呢。」说着两手抱着高志欣的大腿,将高志欣抱了起来, 吓得高志欣搂着吴亮的头。这时,吴刚站在高志欣背后,笑道:「来,大姐,我 们来个三明治。」说完慢慢把鸡巴往高志欣的屁眼里去。高志欣笑道:「大弟的 鸡巴好粗,填满了大姐的鸡巴。」两兄弟就这样抱着高志欣,一前一后地操着高 志欣的骚穴和屁眼。高志欣被抱在空中,两根大鸡巴下下没根,舒服得高志欣大 声呻吟:「大弟二弟的鸡巴好厉害,陆华,他们好猛啊,两根鸡巴同时抽插,下 下都顶到我的花心,太厉害了,啊,啊,用力。」

陆华笑着看着他们三人,享受着沈悦在自己骚穴里的舌头,笑道:「大弟二 弟,用力操,把欣姐操舒服。来,悦悦,让干妈也舔舔你的小穴。」沈悦依言站 了起来,掀起自己的校服百褶裙,只见里面的内裤早已一滩水渍。陆华笑道:「 大姐(陆华40岁),看看你女儿,下面好湿。」说着把沈悦的内裤脱掉,把头 伸到沈悦胯下,吃起沈悦的小穴来。

过了一会,只见陆华站了起来,满脸湿湿的,笑道:「悦悦,看你,淫水弄 得干妈满脸都是。干妈可要好好的惩罚一下你。」

沈悦脱光衣服,躺在茶几上张开双腿,笑道:「干妈,那你还等什么?」陆 华笑着将胯下的橡胶棒鸡巴插到沈悦的穴里,抽插起来。

很快沈悦就在陆华的强力抽插下达到了高潮,而吴刚吴亮也分别把精液射进 高志欣的屁眼和骚穴里。

好一会儿,高志欣才喘过气老:「大弟二弟好厉害啊,舒服死我了。」吴刚 吴亮笑道:「大姐的骚穴和屁眼真是紧,真舒服。」

众人又互相摸玩了一会,各自分手无话。